一个阳光明媚的工作日清晨,某Facebook的程序员从床上醒来,却忽然一阵恶心。

他跑去卫生间,吐了一阵。

他回忆,那时总觉得自己病了。

 

不过不要想太多,他没有食物中毒也没有生病。他只是开始抵触上班了而已。

 

这个抵触上班的人,一年赚百万美金,在股市叱咤风云,在公司身居高层。尽管生活光鲜,不过在Facebook工作数载后,他已经到达了疲惫的最大值。他正在管理的项目夹杂了诸多政治因素,只有竭尽全力才能确保毫无差错,让项目顺利完成,让组员保住工作。

 

不过,尽管他累得和狗一样,他也不能简简单单交上辞呈就转头走人。毕竟他在公司身居高层,在股市叱咤风云——还有一大笔税等着他上缴呢。

 

吐过之后,这个程序员做出决定,那一天他不准备去工作了。不止是那一天,接下来的日子他也不想去工作了。而且他毫不担心自己会被解雇。

 

毕竟,不去工作的提议,来自他的经理。

 

就在前一天,这位程序员和经理提出年底他要离职,此刻距离年底还有六个月之余。在剩下的这段时间里,他准备处理好自己的一切工作,在年底抛售股票,把自己要支付的税务理清。

 

“我和经理谈了很多。事实上,我已经多次提出要离职,不过这次真的是真的。”

他说,“我会确保我手中的项目都顺利运营,然后我就真的要和这里再见了。我没有一丝反悔。没想到接下来,经理告诉我不用来了。”

 

这个程序员忽然有些惊慌失措,他以为经理将他立刻辞退了,不过经理向他做了解释。“你只是不用到公司来上班,”经理解释道,“你已经工作得精疲力竭,需要好好休息。不要和别人透露这件事,同事都会以为你只是换了个工作小组而已。”

 

不过一开始,这位程序员没有接受经理的建议。“我一下子就很生气,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程序员表示,“那一刻我想立刻换个小组。不过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就吐得昏天黑地了。”

 

就这样,这位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程序员就加入了硅谷的秘密俱乐部“rest and vest”——不过,这是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硅谷最众所周知的“秘密”俱乐部

硅谷的雇员,尤其是程序员们,如今可能工资照拿,股份照享,却不用工作——这就是传说中的“休闲与授权”(Resting and vesting)。对于硅谷初创公司的高级程序员而言,公司给的股份才是他们的主要收入。

 

一旦程序员进入“休闲与授权”模式,他的日常就是参加科技会议,按自己的兴趣编写点代码,并且逐步规划自己下一步的职业发展。

 

猛然间,这些程序员意识到,“休闲与授权”,仅仅是公司经理想用六个月的休闲时光塞住程序员们喋喋不休的抱怨。

“用六个月的休闲时间堵住我们抱怨的嘴,这一点也不亏。”程序员恍然大悟。

 

硅谷业内人士在谈论起风行硅谷的“休闲与授权”文化时,大多数人认为,“休闲与授权”是硅谷公司的普遍做法,但从不公之于众。这些人的生活与我们所熟知的“高压工作,无尽加班”的生活截然相反,被称为“硅谷边缘人”。

 

“我的一天从……11点开始,然后要吃个丰盛的午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休闲与授权”的生活方式。

 

作为正在西雅图蓬勃发展的初创公司Outreach的CEO,Manny Medina自己就是一个“边缘人”。他的生活方式的灵感,来源于微软。

 

Medina在大学的时候就有过“高薪水,零工作”的体验。当时他提前几个月完成了公司给的任务,然后说自己一毕业就要离职。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不用开始新的项目,只要培训新人。

 

“我的一天从11点开始,然后还要吃个丰盛的午餐,”他大笑着告诉我们,“我不需要做任何项目,有别人跟进着呢。不过我也得随时待命,应对紧急状况。”

 

几年后,他去了微软。在微软,他发现这里独特的工作模式。微软会在各个高新领域寻找身怀绝技的专家,允许他们一边在大学授课或是做科研,一边领着微软的工资。

 

“这么一来,公司留住了人才,还防止了竞争对手把人才抢过去,这种做法很值。”他表示,“其实这是一种自我防御措施。”

 

10x程序员

另一种“休闲与授权”生活模式在硅谷被称为“10x程序员”——用来形容工作效率是普通程序员10倍的人。他们有的人是真的天资卓越,还有人只是熟悉了工作的关键流程。

 

Facebook一位曾经经历过“休闲与授权”模式的员工告诉我们:“在公司工作了足够长的时间后,有些人能够创造隐形的价值。他可能知道程序中最关键的一步在哪里,知道如何修正错误,知道哪里是关键一击。”

 

“或许有的人看起来并没有工作太长时间,但是他总能找到别人想不到的症结所在。”

 

谷歌的“休闲与授权”笑话

有的人可以开始“休闲与授权”生活,不是因为他们是10x程序员,而是他们已经身居高位,无需奋战一整天。

在谷歌,这种类型的员工尤其盛行。

 

“我有朋友在谷歌,一天只需要工作四个小时,”一位程序员告诉我们,“他们都身居高位,知道什么时候是关键时间。他们已经知道如何优化工作效率了。”

 

“在谷歌有很多边缘人,他们已经到达某各层级,不需要晋升了。所以他们就朝九晚五,不再拼命。要是公司看不惯他们,他们就跳槽。”谷歌的一位经理告诉我们。

 

美剧《硅谷》中,由Josh Brener扮演的Nelson ‘Big Head’ Bighetti甚至还开起了谷歌的玩笑。Brener在剧中的科技巨头公司Hooli工作并得到了晋升(Hooli映射的是现实的谷歌),然而得到晋升后他不再需要参与任何工作,只需要带着一群同样无所事事的员工一起在公司的房顶上日日挥霍。

 

“生活是美妙的,你应该最大化利用假期,然后在想要工作的时候再回去”

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运作的月球探测研究小组名为X,X以其轻松的工作模式而闻名硅谷。

 

“我们从不考虑预算,”一位程序员说,“我们的工资大概是25万美元到60万美元不等,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紧迫感。X是一个剑走偏锋的初创公司,它更像是一个资金源源不断的初创公司。”

 

“在谷歌的工资达到一定水平之后,我就不想每天奋战了。生活如此美妙,每个人都应该最大化利用假期。想工作了再回到公司继续工作。”X的一位程序员这样表示。

 

“想想看,你已经赚着50万美金的月薪,况且也没什么升职的意愿了,你怎么会有加班的动力呢?”

 

从无忧无虑走向灭亡

或许,上述的状态简直是每个人的梦想,那么我们不得不告诉你,这样的工作模式可能会使你的工作生涯走向灭亡。

 

科技初创行业依然偏好工作狂,更多雄心壮志的程序员希望在自己的简历上写满辉煌成就,告诉别人自己曾经设计了什么产品正在被千万用户使用。

 

然而这些“休闲与授权”的程序员可能一连数年都难得有什么产出。尤其像是在微软的研究小组,学术科研不一定会投入商业生产;或者像在X,设计部经常会轻而易举的取消某个项目。

 

一位X的雇员表示:“所有人都知道,在此工作如同进入一汪死水。”

 

然而,作为X的发言人,Hohne表示这样的观点显然是没有领会X这种工作模式的核心。

 

“X从不是包装产品、优化系统的公司,”Hohne表示,“X存在的意义在于为早期的原型设计提供舞台,规避今后可能会出现的风险。不同的程序员,甚至是商人都可能喜欢不同的工作,在这里的人都是热爱这种工作模式的人。仅此而已。”

 

不过,作为Outreach的CEO以及曾经有过“休闲与授权”体验的Median也赞同,如果习惯了这样的工作模式,对于今后工作没什么好处。

 

“这些员工工资很高,但是不会有别的公司再想要他们了。”

 

不过如果这些程序员可以降低预期工资标准,愿意卷起袖子重新回到工作状态,一些诸如Outreach的公司还是愿意接纳他们的。

 

“我知道,他们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模式,想回到真正的工作战场了。”

 

作者丨Julie Bort

编译丨Alina

原文链接: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rest-and-vest-millionaire-engineers-who-barely-work-silicon-valley-2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