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绝大多数北美CS方向的学生们来说,“刷题”都是离不开的一个话题。随着近年来就业形势相对变得困难,面试的门槛也水涨船高。基本上,现在你想在北美拿到一纸能养活自己的offer,或多或少都需要经过各种形式的技术面试。也因为这个原因,经常有同学痛苦的问我们:

 

我到底需要刷多少道题才是个头啊?

 

这个问题非常难以回答,原因在于:

 

首先,刷题多不等于拿到offer。能不能拿到offer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包含了你的专业背景,表达能力,面试状态,简历投递数量,甚至运气等等问题。来自美国中部村校的大汉Bob可能只刷了50道就稀里糊涂躺进了FLAG,但同样有一些老实人刷了600道还没见过面试官长什么样。

 

其次,每个人对于“刷题”这件事情的定义是不一样的。比如,有些同学认为把题目做一遍就算刷题了,而对于刷题界的老炮们来说,挑到那最精髓的20%的题各种姿势虐,远比750道题穿肠而过,来的有意义得多。

 

最后,每个人的知识储备,可用时间与目标公司都不一样。有些猛男一天能把20道高难度题目刷的气定神闲,有些菜鸡一周刷5道中等难度就已经生活不能自理。与其追求刷题数量上的多,不如去找到让自己最高效的刷题节奏。

和所有领域的猛男一样,成为一个刷题猛男的关键在于持久。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加上持之以恒,就算是菜鸡也终有蜕变成猛男的一天。

 

 “我已经刷完了吗?”

 

但是除了个别在刷题界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之外,对于大多数求职者们来说刷题都是一个比准备GRE还要漫长而艰难的过程。于是我们决定做一个采访,问问广大码农同学们为了刷题都经历了些什么。

 

大猫:我是14年国内本科毕业的,在国内的时候感觉自己基础杠杠的。结果刚开始刷题就被虐了,原本计划冲刺三个月搞定的事情由于各种拖延症一直纠结了半年。最后好不容易把题刷完了,结果一看,我靠,又出来了一大堆新题。

 

Jacky:我觉得只需要四个字就能形容我的刷题体验:前刷后忘。

 

GZ:刚开始刷题的时候还好,但是最后的那三个月,真的是熬到我掉了一把又一把的头发。好在最后拿了张Google的offer,其中的心酸还是只有我自己才懂。

 

ZHQ:当时有几个哥们一起刷题,每天讨论,经常连吃饭的时候还在为了一道题争论。现在基本上都拿到了理想的offer, 如果没有他们一起,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多久。

 

Emily:满脑子想的都是刷题。结果男朋友去签证前想让男朋友写个Checklist,被我说成:你能写个链表吗?(Linked List)

 

张:转专业底子贼虚,AC率常年40%是怎样的一种体验你知道吗?但是有啥办法呢,只能硬着头皮走啊。

 

Andrew:第一遍最艰难,多来几遍的话,竟然觉得还有点小享受……

 

六爷:一年前还在刷题的时候,女朋友趁我不注意跟人跑了。而现在……我已经单身一年了。

 

Billy:刷题一个月,现在已经刷了100多道了,决定稍微缓一缓,回头去补补数据结构的知识,底子不稳有点力不从心啊。

 

XXW:我家里条件不是特别富裕,读完Master之后对我来说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在硅谷找个工作,要么回家找个工作。这就是我一天刷上十个小时的动力。

 

Shawn:刷题压力大的时候我就吃,结果一年胖了20斤。

 

哲哲:边刷题边投简历,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红牛咖啡轮番轰炸,现在想想都不知道那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

 

Shin:有一段时间特别特别无助,不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里。到处取经,想着如果能抱上大腿或许能茅塞顿开。后来我才知道,这事儿最终还是得靠自己。

 

Kage:刷题就是在Offer和女朋友之间的二选一。

 

Zed:打了四年dota没敲坏的Cherry红轴键盘,在刷题的时候被我敲坏了。

 

所以,无论你喜不喜欢,你都必须承认这个事实:刷题很艰难。

所有所谓的刷题成功学鸡汤文都无法给你带来实力上的提升,只能给你送来又一次心理上的高潮;而这些亲历者们赤裸裸的口述,才能让你看清刷题的真相,先遭一次心灵上的重创,再受一次灵魂上的洗涤。

 

 

在我们的采访同学中,有刷题敲坏键盘的,有耽误找女朋友的,但是只要这些代价能换来一纸FLAG offer,一切代价似乎又是值得的。毕竟,我们可以安慰自己说,反正不刷题可能也找不到女朋友。

 

但是,你是否知道,又有多少码农同学因为刷题太艰难而半途而废?我有一个朋友,背景其实还过得去,无奈幼小的心灵比较脆弱,无法经受算法题的辣手摧花。于是他在刷了10道题之后幡然醒悟,决定改行做Marketing,从此变身文艺青年,投身公众号文案创作的狂潮。

 

所以,有很多朋友都说,如果你们能做一个东西,让人轻松加愉快的刷题(或者至少让我在刷题时省下点时间),你们一定能一夜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