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刘功勋

公众号:TFT小组(CMU_DOERS)

知乎:刘功勋

 

九月的匹兹堡温暖得有点闷热。毕业两年多了,这一回我代表公司回来招聘,站在另一边重新审视在CMU找工作这件事儿(两年前的图文:“在CMU参加招聘会是怎样一种体验”)。趁着热乎,赶紧把想法写下来。

公司活动 VS 招聘会

Wait!公司活动是什么鬼?

当年作为学生的我从来不知道参加TOC的公司还组织活动,这次站在对话的另外一边,终于明白了,因为这些活动本来就不是给我组织的。周二TOC正式开始,公司在周日下午和周一中午在Gates计算机楼都有Free Food活动(free donuts 和 free juice什么的), 估计通知的时候只通知了计算机系的学生,带着简历过来的基本都是CS系的各种大神,偶尔零星的有几个消息灵通的ECE和INI的学生。

参加这个活动有什么好处呢?

每个面试官手上能够发放的面试名额是有限的,活动开始的时候就是他们手上名额最多的时候,而且这时候跟其他的人还没有什么比较,每个CMU学生简历看起来都特别牛逼。反正我当时的感觉就像一个土豪,一是不差钱,二来也没见过世面,来一个就觉着“卧槽好牛逼”,差不多就给个interview的机会。反观之后很多学生在GYM跟几百人一起群P,那时候面试官见怪不怪了,同时手头紧,发面试机会就没有那么阔绰了。早起鸟有虫吃,这话放这里说不出毛病。

建议:

提前打听一下你想去的公司的有没有活动,拿着简历过去投一下,消息灵通的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

中国人 VS 印度人

 

说多数中国人语言表达不如印度人,人们应该不会感觉意外。

这回站在面试官的角度,再次加深了自己的感受。

印度人站在我面前聊项目的时候给我的感觉是更加成熟,也更能够照顾面试官的感受。

关于成熟,具体体现在,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要什么我给什么。印度人普遍知道我想要的东西就是发现他们的能力,并且对此进行评价。所以一个普遍的思路就是,我想做这个,为此我付出过这些努力,有哪些经验和成绩可以证明,思路清楚,简单明了。我对其中一个印度姑娘的聊天方式印象尤其深刻,她自我介绍之后并没有像其他应聘者一样等待我发问,而是直接询问我们组的工作内容。我回答之后,她顺着我的话继续说,根据你刚才给我的信息,我发现自己的技能特别适合你们组的哪哪个工作,你看我做过哪哪个项目,选过哪哪门课。一切都特别make sense,我听完之后觉得,是啊,你是挺适合的!然后我就给了她一个面试机会,因为我实在没有理由拒绝她。

另外一个方面是,印度人讲话的时候是边讲边问我问题的状态,是一个真实的互动交流的状态,比如一上来不会assume我是什么都懂的,而是会问,do you know XXX? 如果我不明白,他们会先让我明白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然后带我走入解决方案。根据我状态来随时调整交流状态,总体来说是一种平等的交流,感觉在跟一个同行聊天,相互学习。

相比较而言,中国同学的讲话的时候好像是预判我懂的比他们多,我在一个审视他们的位置上。好多人容易一上来就进入项目的细节中, 恨不得把代码逻辑都跟我讲清楚。每每这个时候,我都怀疑是我理解力不够,为什么我还有没有理解这个项目想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面试官知识有限,给出上下文真的很重要哦~

然后说语言的质量,中国同学讲出的英文,总体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孩子,This is a XXX project. It is about XXX. In this project, I did this this and this.  有点流水账,没有设计感。印度人语言就丰富很多,甚至肢体动作也更多,摇头晃脑的那种,感觉他们已经在追求会不会聊天这件事儿,我们还在挣扎在能不能聊天的阶段。

再我就说一个小例子吧,很多中国同学不太自信,体现在声音比较小。在一个几百人的Gym里,我听不到声音,作为一个高个子,就需要弯下腰把耳朵凑到同学身边去听,再碰到几个在我脸旁边打喷嚏的人,就更加尴尬了。我发现过来招聘的几个面试官后来都生病了,想必是因为一天要跟150人握手,还有那些对着我们打喷嚏,不要脸~

建议:

答应我,好好学英语, 还有相比刷题, 会聊天是一个回报周期更长, 回报率也更高的技能。

 

我的学生们也在CMU

 

特别高兴见到这一趟见了很多老相识。这些老相识是11年前后在新东方上班的时候的学生。那时候我们在一个校区朝夕相处,细心的学生记得我初出校园的时候的样子,讲到很多我都忘记的小细节。比如我当时穿篮球短裤来上课,我心里一方面觉得很温暖,再一想现在的我在硅谷上班还是这样,感叹岁月在自己身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还有怎么自己就老成不起来呢?!

还有很多是我后来创办的TFT小组的学员,我们没有见过面,见面有种见网友的感觉。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的话题。我问他们当年背过的段子还能记起来多少,他们告诉我当年班里活跃的学生现在都在做哪些特别牛的事儿。有一个女孩在TOC上排旁边的队伍朝我一直笑,我就也朝她笑,后来她发微信跟我说是TFT的学生,见到活人特别想笑,我想一定是因为我长得比课程好笑。还有一个男生见我第一面就说勋哥我是你TFT的学生,上了你的课程之后我的口语从20分提高到23,哈哈,很高兴你取得这么“巨大”的进步!然后我们用英文聊了一下做过的项目,检验了一下上课成果。嗯,怎么说呢,果然是23分的水平~

其实最高兴的是看到他们作为学生取得我当初不曾取得的成就,有的主修数学辅修Machine Learning而且GPA4.0,有的在MCDS专业修过所有CMU的神课,有的在湾区最好的公司实习,有的不想一直码就去了最好的咨询公司,有的每周做60小时项目的同时辅修音乐演奏而且还是个暴力肌肉男。

当老师一段时间后我常常思索,作为一个老师,我的骄傲实在是毫无用处。我的确是本着对学生尽职尽责的态度,全心全意的帮助大家解决困惑,但是说穿了这就是暂时的责任,是转瞬即逝的全心全意。解决了大家的考试危机,他们踏上征程,继续自己的生活。

然后这次见到大家又让我有不同的感受。我们从新东方到TFT,再到CMU,两年之后我回到这里招聘,我在对话的另一边,面试到我曾经带过学生。我们的关系没有像大多数培训老师和学生一样,由于课程的结束而结束,而是从师生变成朋友,这是让我最骄傲的部分。它来自于我很早就明白的道理,我必须时刻去创造新的自我,就像更年轻的你们一样。

跟GN聊天的时候她跟我说,认识这么多年了缘分还继续着,估计你肯定要参加我的婚礼了。我微笑着,嘴上没回应,心里想,那是我的荣幸。

 

LET’S GO STEELERS!

 

记得四年前在CMU上的第一节课,教数学的教授跟我们讲,“我要教会你们这个学期最重要的一课,那就是永远不要说钢人队任何坏话。”

钢人是NFL历史上获得超级碗最多的球队,橄榄球又是当之无愧的美国第一运动,可想而知这个城市对自己球队的感情。上学虽然没时间去体会一场钢人的比赛,但是能够感觉到每次球队赢球的时候,整个城市都是一幅各族人民其乐融融景象,要是球队输球的话,这个城市就跟死了一样。匹兹堡又算不上是特别大的城市,所以这种球迷对自己主队的忠诚和拥护,大概可以类比成圣安东尼奥人对马刺的感情,有过之无不及。

离开匹兹堡之后不自觉的会把匹兹堡的任何球队当成主队,没看过钢人队比赛也一直是一个遗憾。所以跟好朋友一起来到钢人队2017赛季的主场第一场比赛,比赛赢得很干脆,美国人的快乐简单得令人感动,Let’s go,  Black and Yellow!!

 

老皮特的遗愿清单

Peter60多岁了,匹兹堡人,每个周三中午他会跟我们一伙人打篮球。这次跟我一起回到匹兹堡招聘,我们聊了很多。他跟我讲了他破碎的原生家庭,他没见过父亲,母亲独自抚养他长大,也没有让他再跟其他亲戚有什么联系。所以每次回到匹兹堡,虽然是家乡,但没有一个亲人。他跟前妻有一个儿子在做49人队的执行官,生活无忧,他也落得个了无牵挂。

聊天的时候我说,这次回到匹兹堡,走过之前的街道,回忆从前的人,就好像自己这两年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他告诉我一个人三个家乡:一个出生的地方,一个上大学的地方,还有一个是组建家庭的地方。他恰好这三个都是匹兹堡。他说他bucket list上有两件关于匹兹堡的事没做,一件是找到当年的家人朋友,还有喜欢过自己和自己喜欢过的姑娘,一起坐下来,聊聊往事。另一件是坐一次小火车到华盛顿山顶,看匹兹堡的风景。我诧异于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匹兹堡人,他竟没有坐过小火车。

我打算跟他一起实现第二条,所以邀请他一起去坐小火车。当天下午我们来到这个匹兹堡游人必去的景点,坐上小火车,说说笑笑的一直到山顶,欣赏着三河之畔的匹兹堡,往事如这河面,平静之下是无数的波澜。

声明: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公司立场。文中照片已征得授权。

 

BitTiger三大免费课程

计算机科学数据科学商业分析

100个原创视频

最核心的技能和知识点

面试指南和真题讲解